顾浮

爬墙飞快,有缘相见。

摄[5]/磊炅

给我家乐乐的生贺 @多樂
_
做白切肉还是五花肉好,肥瘦相间。一大块放在水里煮上一段时间,肥肉看起来晶莹剔透就可以出锅了。
再将出锅的肉凉一会儿,切成一片片。倒上小半碗酱油,将大蒜切成沫,倒在酱油里。
夹起一块肉粘上酱油和一些蒜末,送入口中,蒜末带着些辛辣的味道。横冲直撞地闯入味蕾,软糯的肥肉也出人意外的美味,开了食欲就得多吃些饭了。
小厨笑眯眯地看着我,给我盛了一碗粉丝汤。
粉丝汤总让我想起很多年前,我第一次在小厨学校的食堂最靠右的窗口吃的一碗米线。
我并不知道米线和粉丝有什么区别,再说我之前也没吃过几次米线。有也是囫囵吞枣为了填饱肚子而已。
三块钱一碗,食堂师傅是个快四十的男人,靠着这清汤米线获得不少老师和学生的赞美,然后天天队伍排得很长,别的菜纷纷涨价,就他独一份这么多年您可以再去食堂里看看,估计也就涨了一块钱。
小厨就是这队伍里的熟面孔,这次还拉着我来吃,排到我的时候,师傅看到是小厨,又看了看我,给我盛了满满一碗清汤,牛肉片也好像多了几片。
哼,这不开小灶嘛…
“你快尝尝。”小厨催促我。
小厨年轻时候长了张倾国倾城的脸蛋,说是祸水也不过分。眸子里总带着些星光,他的女学生们都迷他,但碍着他对表演苛刻的狠劲,也没人敢给他递情书。倒是教师节桌上都是鲜花巧克力曲奇各种礼物,彰显着黄老师桃李满天下。
“您也没差到哪儿去。”听了这话小厨肯定得反驳我。
我摘了眼镜,不让雾气全冲到我眼镜上。米线上有层油,这样才能很好的保温,使米线送入口中还是滚烫的。一筷子夹着青菜牛肉混着送入口中,青菜脆嫩牛肉韧劲,各种滋味在口中交杂着变,丰富得让人沉沦。
等到把碗里米线都捞光,滚烫的米线汤这时也变得温热,一口洋洋洒洒喝下大半碗,只觉得浑身都暖,碗底还沉着几颗泡久了的黄豆,嚼在嘴里也特有味儿。
吃完一碗米线,人都有些恍惚,像是醍醐灌顶的舒爽。我舔尽碗里的汤汁,长长吁了一口气。
小厨比我吃得要快,然后偏过头看我说怎么样还不错吧。我把桌子上的眼镜再带上,笑笑点点头说是。
小厨年轻的时候吻我像只孤傲的野狼,发了狠似乎就一点儿也不在意我鼻梁上的眼镜,即使它挤压着我的眼眶。他用舌头卷走我口腔里所有的甜味,轻划过我的舌苔,用他较为粗糙的舌苔摩擦我的。这时我可能浑身就软下来,瘫倒在他怀里。他就笑着看我,像只偷腥的猫。
我穿着件墨绿色的衬衫,戴着那年和小厨一起买的手表,那时候很便宜。我还记得很清楚,表带是透明的,表盘是白色的,边上绕着一圈黑色。
小厨总让我解开这件衬衫最顶上两颗扣子,然后笑着看得我发毛,这时候他就吻上来。
你真没办法拒绝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凑过来还带着笑意。
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最先几届学生爱黄老师对他们那股子狠劲,长得好看总是让人恨不起来,心里暗暗骂着也照样顺从服气。
“炅炅你真没怎么变,我差不多大三的时候见你第一面,你那个时候刚开学,我们两所学校开了个联谊会。那个时候你还在演小品,逗得大家都笑了。然后我毕业的时候那次你在台上唱歌,那时候穿着件面料不错的白衬衫,我就记着你的笑了。特别亮眼,当那个灯光打着你身上,我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你不知道,你当时不认识我,等你毕业我们才算正式认识。我就见过你两眼,特别惊艳的两眼。”
等我回过神,小厨打开了电视。我赶紧吃完了剩下的饭,电视声音有点响我都没听清小厨对我说了什么。
等到了洗碗我才凑过去问他。
“刚你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他清了清嗓子,笑着柔声道:“我爱你。”
_
瞎写胡写!然后要是喜欢给我评论呀!嗯依旧是你何第一视角,太可爱了他俩太可爱了。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顾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