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浮

爬墙飞快,有缘相见。

摄[4]/磊炅

小厨端上一个戚风,用打好的奶油平铺在上面,再切成几小块,放上一颗樱桃。
这个时候的樱桃还有点酸,并不是完全的甜。奶油也极为细腻,毫不夸张地可以说是入口即化。我记得很早之前小厨过生日的时候,我俩攒钱在他学校门口买了块小蛋糕。上面就放着几颗桑葚,挺饱满的。桑葚味甜,咬开来就是些紫红色的汁水。在口腔里晃来晃去,总有些年轻的味道。
这酸味又让我想起之前和小厨在街边吃过的凉皮,拿着两双一次性筷子,就扒拉几根凉皮。花生米黄瓜豆芽菜,再佐些白芝麻,醋往上一浇,吃起来定是十分爽口的。酸的东西开胃,吃完凉皮还没熬到晚上就吃了顿红烧肉。
扯得有些远了,下午茶时光总要泡上红茶。吃几块甜食也是极其爽快的,倒不是说蛋糕只能是庆祝生日的,不过换作平常小厨肯定不怎么能抽出时间来。
邻居的孩子过些天生日,小厨打算做蔓越莓饼干。我在去年的情人节也收到过这么一袋小巧精致的饼干,对面的女老师嘴馋,我递给她几块。我也尝了几块,不是特别甜,也只有些淡淡的甜味,较为出彩的还是蔓越莓干的味道。
那年情人节我送给他的礼物是只钢笔,要是小厨听到这事,他肯定又要笑眯眯地提醒我,你后面还含过这只钢笔呢。我轻声咳嗽了两声,示意他不要往下说了。
不过这只钢笔还放在他的桌子上,写前得要蘸一蘸墨汁,出水才流畅。
先把黄油软化开来,将鸡蛋液倒进去搅拌,再适度加些糖。捏成长条块状,放入冰箱一个小时。拿出来后切成一片一片,也可以用模块做成别的形状,放入烤箱。这时候可以做些别的准备工作,比如烧一壶水泡一杯茶。
小厨带着他的老花镜坐在椅子上看报纸,他是爱管事的,看完还发表一番言论。这时我拿出我的讲义打算改些地方。
这时候饼干就好了,也算可以上桌了。
留下一些来,其他就可以包装了。拿着个小小的牛皮袋子,装满后打个蝴蝶结,在小卡片上写些祝学业进步,身体健康的话语,就算可以了。
我和小厨说我父亲的餐饮店要开门,让我们去捧捧场,并筹划要带些什么。侄子在微信上听说小厨做了饼干,一定让我带点给他。侄子常来我们家,基本属于寒暑假就跟回老家一样来我们家玩,小厨有时候带他出去放风筝或者到市科技馆玩一圈。
小厨看的书多,看的纪录片也多,故事和知识都在脑子里。从事艺术工作,戏剧性的东西也看得多了,说起故事也生动有趣。侄子第一天就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我倒是笑眯眯地看看他,心里想着你伯父我啊早就习惯了。
洗脑真是洗脑。
小厨看着我,往我嘴里塞了块巧克力,用舌尖将甜腻均匀的涂满我每一寸口腔。
“怎么,又低血糖了?甜吗?”
我头有点晕面红耳赤地推开他的脑袋。
你问家里剩下的奶油去了哪里?
这就要问小厨了,我忿忿地揉了揉自己还痛着的屁股。

这两对老师可以说是非常甜了。
喜欢的话就留下评论吧,让我知道你喜欢。

评论 ( 11 )
热度 ( 29 )

© 顾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