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浮

爬墙飞快,有缘相见。

摄[3]/磊炅

北京这儿在过年的时候下了场雪,北方的雪总是很松散,捏不大起来,像尘土亦或是沙砾。南方的雪就不同了,我回家乡的时候正是长沙最寒冷的那几天,雪捏起来就紧实得多。
谈起下雪就得说说打雪仗,我小时候不怎么爱出门,我哥每次拉着我出门我都会说把手中的书再看几页,看完一定就去。他也大抵是看我完全沉浸在书里,又急切地想加入他们,就自顾自地出去了。等我把书看完,我哥早就到家中招呼我过来吃晚饭了。
小厨开始聊他的童年趣事,小时候最开心的就是放电影或者有社戏,那个时候啊就可以一毛钱买上一茶叶罐子的瓜子。他就抓了一把塞在口袋里,看些喜剧或是爱情片,他就跟着那些大人咯咯地笑。
我俩相同的地方就是虽然不是出生在北京,但都是搬过来的。他小学就在北京上的,也算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
我上大学的时候来的北京,我俩认识后,过年那段时间就待在一块,逛逛庙会。庙会里还留着些小厨童年的回忆,我看出几袋是什么金丝蜜枣和巧克力糖。我吃过,在北京工作的亲戚都会寄些吃食给我。过年最期盼的就是那些小零食,还会特意穿上口袋很大的衣服,挨街挨巷地拜年。回来的时候口袋里就满是糖了。小时候的记忆都是带着甜味的,吃着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就能开心一个下午。
再说说茶
小厨戒了烟后就迷上了喝茶,还特此去买了套茶具,是从门口淘的地摊货却宝贝得不得了。不过这地摊货可来之不易,不仅和人摊主称兄道弟,还省吃俭用,花了一百多淘回来的。
我不懂喝茶,在我眼中咖啡与茶并无太大的区别,都是提神的好饮品。后来就各自嘲笑对方的肠胃被这种饮品灌满了成了下水道管子。
前几天我们俩都有教研活动,我飞去杭州,他飞去兰州。他特意叮嘱我种种注意事项,因为我还在那儿待的挺长时间的,末了还特别嘱咐我要给他带茶叶。
小厨喝茶都喝得很浓,一般放了茶叶后他可以喝一个下午再换。这场景在我家极为常见,他带着眼镜看书,手边放着浓茶。
小撒单位里组织次体验生活,刚好就是在我出差前几天去了趟杭州。在朋友圈晒出张他背着竹篓在茶田里的照片,我马上私聊问他哪儿买茶叶。
他倒是熟门熟路,帮我指了路。采茶的阿姨倒是自来熟,也很喜欢我,送了我半斤今年的新茶,还叫她儿子开车把我送到能打车的地方。
我自然能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相处的美好,我和这位阿姨并不认识。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他已经读到了这段:“你多愁善感,你年轻,美丽,温顺好心肠,犹如矿中的金子闪闪发光,真情就在那儿苏醒,在多瑙河旁,美丽的蓝色的多瑙河旁。香甜的鲜花吐芳,抚慰我心中的阴影和创伤,不毛的灌木丛中花儿依然开放,夜莺歌喉啭,在多瑙河旁,美丽的蓝色的多瑙河旁。”
这确实有些联系不起来,小厨围着灶头转,炒他的家常小炒,又爱念他爱的书爱的情节和他自己写的书。
他感慨怀念过他年轻时的文艺情怀,也感慨年轻时有股拼劲。小厨做什么事都不急不躁的,而且他也能淡然面对所有的事,并早想好对策。这是我最为佩服他的一点。
这是我想起小厨书里的话“年少时的你眼里有星星,那是足以将夜空都点亮的光芒,但你跌跌撞撞,打开新的世界。”
当老师有时也挺枯燥的,要将相同的课程翻来覆去地讲一遍又一遍,可总会遇上一些可爱的学生。戏剧就不同了,小厨带着我看过几场话剧。那年他办了乌镇戏剧节,有场新剧他带我去看,所有的话剧演员都是些西方热爱戏剧的年轻人。
当时有句独白特别触动我
“生命只有三个夏日,有你相伴,三日的欢愉,也胜过50年寂寥岁月。”
那时小厨就看着我的眼睛,正如他看着那片海。我用津液让他的心别那么过分炽热,在一周年的时候我们有个难以忘怀的吻。小厨手上的戒指还闪着光,抓着我的手就把我往他怀里揽。
刚做教师那两年在晚上牵着手去便利店,买两瓶汽水就看那些来来往往的人,我们可以坐很久。
所有缘分都来的恰到好处。
_
喜欢就留下评论吧,让我知道你喜欢。

评论 ( 10 )
热度 ( 33 )

© 顾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