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浮

爬墙飞快,有缘相见。

溯水/双北

[性转梗 ooc]
我好久没有踏踏实实地睡过一次觉。
每天在学校和家两头忙着跑来跑去,晚上回来不仅忙着备课还得照顾家里的魔王。我知道何炅她也没好到哪儿去,她端着杯茶就直接进书房了,忙着批论文。
她倒是还能靠着提神的饮料像咖啡这种,但在哺乳期的我不能喝这些。我们俩就各自忙活着自己的事,炅炅她还特意去学了做营养餐,说要好好补一补。
我笑着吻了吻她的嘴边,把煤气灶开了用高压锅炖汤。
_
到家炅炅就把头发散下来,准确的说她只有出去跑步健身时,才会梳个马尾。烦躁的时候她就猛灌一口茶水然后撸几下头发,我说按照这样下去我们俩迟早得秃。
她急匆匆地把茶壶里的水倒满,然后让我早点睡。忙到后半夜才发现明儿是周末,可睡意已全无。衣服有点粗糙,我又贪图喂奶方便将内衣丢弃到一边,摩擦着确实也有些痛。
“昨儿魔王咬狠了啊?”她按着笔靠着椅子上看我。
“是啊虎牙下去也没轻没重的。”
“要不断了试试?快一岁了是吧,放心放心我早就找好关系买奶粉了。”
_
一会儿天的尽头就散发出光亮。
“我想过的,我都想过.我会给你读泰戈尔的诗,普希金的诗。在晨光微熹时我们拥吻,我捏着你的后颈笑眯眯地偷瞄你的发梢。我觉得这就足够。”
我听着她用听起来别扭的阿拉伯语说的情话,就躺在她怀里咯咯地笑。我们俩打心底的文艺情怀就这样冒出来。
周末我们俩打算去买些母婴产品,刚入春但现在外面还是挺冷的,我和炅炅穿着棉袄才敢出来逛街。我们先挑的衣服,看什么都好看都想买,到后来坐炅炅的车回去的,还好这个商场离她学校也近,不然肯定就带不回去了。
我们顺道还买了肉,打算回家开开荤。
“你不知道我吃素都快吃崩溃了…”
炅炅在那儿打蛋清,我在旁边切肉丝。
先把肉放下去,然后倒蛋清下去,肉被紧紧地包裹在鸡蛋里面。这可以算是我的创新菜,软糯的鸡蛋还有肉丝结合,可算是不错了。
我们俩吃完这顿饭,她就兴致极好地拿出她那把吉他,把头发都撸到耳朵边上,微低着头弹唱起来。她抬头看我的时候,我的眼睛有些湿润,因为我看到她眼里若隐若现的光亮。
_
最后还是扛不住,我感冒倒下了。
估计是季节交替也没注意增减衣服,昨天头发没吹干就睡了的原因。
她倒是英勇地拍拍胸脯说魔王交给她。
本来连奶粉舀几勺加多少水什么事儿都不知道,然后大晚上把我摇醒问我孩子哭了该怎么办?然后就特别委屈说故事也讲啦也拿玩具逗了啊还是没睡着。
等孩子睡平稳了就凑过来对着我笑啊笑的,我说到时候我会把感冒传染给你的。她说不会啊我也有点感冒了啊,没事的啊。
结果第二天我是好了轮到她发烧,鼻子都擦破红红的,这很痛。然后被校医赶回来放了个假,耷拉着耳朵在厨房里切土豆丝。
睡觉前还闷闷不乐地说去书房睡硬板床,我看她这样子挠了挠头发,跑到楼下药店里买了一袋子感冒药给她。
然后把她那个茶杯刷刷干净倒了一杯热水,把药轻轻放在餐巾纸上,给她送进去。
好好睡一觉就会好啦,我想。
_
我得实话说,我确实看她那双湿润的眼睛出神过,她挺感性也挺性感.我们俩都属于藏不住事的主。
“小撒。”她喜欢这么叫我,她看着我的时候我只能就着她的眉眼吻她。总会有些事引起一些欲火爆发的导火线,比如一直不怎么沾酒喝酒的她喝了五听啤酒,比如今儿孩子睡得特别好特别早。
她用舌尖勾勒我的心胸,粗糙的舌苔划过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了痛意,她划破我漆黑的天空,口中的呻吟也不自觉地流露出来。我们交换了一个吻,使我的口腔里也带了些酒气。这种无力感让我们的身体更贴近彼此,祈求些温暖。
我着看她眼底里藏着的星子,也翻了她的底裤,看她微微的吸气,快乐也总该分享。
笑着以后就想着早饭该吃些什么了。
_
“她低低地站着,眉心闪着天光,彩色的雨正在飘落,大风琴正冲击着彼岸,我在赞美上帝。”节选自顾城的《溯水》
小撒的第一视角,希望喜欢啊w
把拖了一年的性转梗终于写好了呀!写的真是一塌糊涂…越来越不会写东西了x
喜欢的话就留下评论吧。

评论 ( 7 )
热度 ( 18 )

© 顾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