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浮

爬墙飞快,有缘相见。

摄[1]/磊炅

[ooc预警 NC17预警x]
黄小厨总是很早就醒,爱摆弄他心爱的食材,而对于他一直在口中念叨地重要的早餐也十分重视。而我早起是为了洗昨天晚饭留下的碗。昨天晚上困得不行,带着眼罩趴着一会儿就睡了。小厨也忙着看他的书,泡上一壶茶他可以撑到四点多,不过他极少干这样的事,太伤身体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就颇为注重养生,他戒了烟,注重饮食。他总是这么对我说:“炅炅你得好好休息。”
我本想用些玩笑话回应,可小厨神情严肃且坚定,我只好点了头。我想他教育我时一定是带着老师的威严,不然我肯定不会就此罢休,我一定会掐小厨肚子上的肉。
我刷着盘子,嘴角都要咧到后脑勺。
_
等我刷完盘子,我就坐在餐桌上等我的早餐,我想大抵是个煎得有点焦的荷包蛋或是两片涂着蓝莓酱的吐司,亦或者是一碗水饺。
首先端上来的是一碗姜汤,我趴在桌子上无力地用勺子搅着姜汤,我不爱喝这个,姜汤总是带着一股很冲的味道。
我知道当我提出反对的时候,小厨肯定又要说这是为冬天暖暖身子啊你太虚了啊什么的。小厨端着碗,拿走我手上的勺子,一勺一勺地喂食起来。我虽然感到羞耻但看黄老师一脸正经的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
喝完了之后,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便没有其他别的感觉了。
_
小厨又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我只好侧卧在沙发上,掰着手指算着下一顿饭的时间。
当他端着豆腐脑出来的时候,我的心里基本是狂欢的。我用勺子扒了扒,豆腐脑上有肉沫和虾皮,酱油也在豆腐脑上滚来滚去,实在可爱极了。
我将软乎乎的豆腐脑用勺子分解成一小块一小块,到后来可能都已经碎的差不多了。入口的时候舌尖上的那些味道是不能散去的,说明卤料配得极好,亦或是说配得极符合我的口味。虽说南方人大多爱吃甜的豆腐脑,可我更爱咸的,它的口感吃起来像水蒸蛋,而水蒸蛋有几人吃过甜的呢。
我在心中暗暗做了心理建设,想着几天是要看家庭伦理剧打发一天呢,还是去晒晒太阳看看书呢?我刚想问问小厨的意见,我看见他直勾勾地盯着我。
小厨的爱实在是太过厚实,是上次我用舌尖勾着他的美人痣的时候,我想。他多次说:“情欲和爱情本身就是打包在一起的。”然后一边解我衬衫的扣子。
是啊他的眼神简直要把我生吞活剥了才肯罢休。这时我只会无力地用手轻抚他那装着酱猪蹄和诗的肚子,话语都咽在肚子里,呜咽半天也没个所以然。
我收了碗筷,把它们丢在水池了。
“炅.”他情动时会这样叫我。他跨过崇山峻岭,含住了那欲望的源头。树枝去撕裂了天空,细长的裂缝也随之显露出来,散发出微弱的光。我们更乐于去称作它为星星。他无意地撩动着,唇舌之间爱意似乎更浓些,依依不舍难舍难分。告白也成了无谓的呜咽和呻吟,化在空气之中。枕边的香薰器也甚不解风情,黏稠的水声也增添情欲与爱意。
我被情欲迷昏了头,看向小厨眼睛时,我又被迷住了。他的眼睛里带着不加任何掩饰的爱意,就直直地朝我看来。他眼睛里有星辰大海,有诗和美食。这让我猛然想起他年轻时候的模样,那模样让我心悸。这时候也别无选择,只得就着他如湖水澄澈的眼睛轻轻吻他的嘴边,用舌头勾他的美人痣。
“我爱上你时,我就是草丛里面的毒蛇,湖底的鬼怪。”[1]他从后怀抱着我时这么说。我想起初遇的奶茶和他的长发。
“你第一次向我走来,带着太阳的笑容,百鸟为此喑哑,晴空飘满歌声。”[2]
_
[1]选自于《追风筝的人》
[2]选自于顾城的《晨光》
终于可以着手写这个美食系列了,心里是极其开心的。依然是小何炅的第一视角,喜欢的话留下评论吧。

评论 ( 22 )
热度 ( 71 )

© 顾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