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浮

爬墙飞快,有缘相见。

暗里着迷/磊炅

本文以小何炅第一人称叙述故事
圈地自萌 ooc严重【慎戳】

我跟着我的团队到了乌镇,一到了乌镇就马不停蹄地投入工作。
坐在黄老师家门口的那棵桂花树下剪头,闻着桂花香和熟悉的水乡气息,感觉回到了家。
黄老师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地摆弄着他的菜,而我也很识趣地没有提出要帮忙的意思,只是蜷缩在沙发里看剧本。
在平时我就把隐形眼镜取下来,带着那副老气的黑框,也不时偷瞄着厨房里晃来晃去的身影。
_
入秋天气就渐渐凉下来了,黄老师说要吃点羊肉去去寒,给我烧了碗羊肉面。
吃点辣的身子果然暖起来,舔了舔嘴角还留着的胡椒粉味儿。黄老师还熬了点薏米汤,里面加了点蜂蜜,甜丝丝的味道在口腔里晃着。
吃饱喝足后就更不想动了,抱着手机就缩成一团,后来还是被黄老师叫去散步。
我套着毛衣略微有些臃肿,不过这样也让我觉得没有那么冷了。
在西栅的一家咖啡馆里,黄老师跟我谈戏剧节,跟我谈话剧。我们彻夜长谈,以至于到了后面我摘下了眼镜,好让我的眼睛不是那么酸痛。
第二天我定了闹钟,早上有一场话剧,就穿着宽大的衬衫出去。展厅那张暗恋的剧照还大大咧咧地挂在那里,那时他还正值不惑,就台湾和学校来回地跑。而我也像个紧张备考的学生,从早到晚地捧着剧本背台词和排练。
等落幕感慨就更多了吧。
我想
_
来乌镇的第三天,水中之书成功收场。赖老师把香槟拿出来摆庆功宴。黄老师在后面看见我,摇了摇酒杯对着我撇嘴笑了笑。
黄老师比我高那么一点儿,拥抱的时候总觉着是我整个人扑在他身上。
在似水年华,黄老师遇到他以前某一届的学生,看着他学生唯唯诺诺的样子我不禁笑出了声。又是送礼又是鞠躬又是结结巴巴地打招呼。等学生走了以后,我笑着打趣道:“黄老师我突然想起您长发的年轻模样。”黄老师也难得没回嘴,只把糕点推到我面前。
我也不客气,撕开包装就吃。
嗯,还小有名气的那家,桂花糕。
第四天清晨的暖阳还没走远,乌镇的雨就接踵而来。
雨在乌镇也显得秀气,零零落落地也打下些许桂花。桂花香气散在整个乌镇。
他穿着黑色带帽衫,挂着工作证,饶有兴趣地看了许多场话剧。
他谈起乌镇戏剧节眼里是有光的,当年找了一群同样兴趣的好朋友,办了这个戏剧节。
这儿是戏剧人的家。
他这么说。
嗯,这里也是我的家。
_
为期十天的乌镇戏剧节总算落下帷幕,而我却意犹未尽。黄老师也换上他那件暗灰色的西装,脸上带着笑,侃侃而谈。在掌声里我也抬起头看他,意气风发,仿佛还是那个二十出头的少年。
乌镇戏剧节结束后总会到黄老师家里小聚,拿出珍藏的好酒,烧一桌山珍海味或家常小炒。
那感觉是很好的,能从忙碌的工作中抽出时间与朋友相聚,估计也只有这个时候了。
吃饭的时候我摘下了那有些笨重的眼镜,看人都是模糊的。在欢笑声中也有点微醺,哼哼唧唧地就走到阳台上看乌镇的夜景。黄老师也慢慢悠悠地走过来。黄老师的头发梳着一丝不苟,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摩丝,而我感觉我头上的软毛却随着夜风飘来飘去。
我总想说点什么打破沉默和解除尴尬,这原本应该是我最擅长的,可现在却慌乱地不知是开口好还是继续欣赏夜景。
“乌镇是我的一个梦。”黄老师偏头看我。
我看着他的眼睛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的眼睛里似乎有星辰大海,浩瀚无边。
“可是我还有个梦,就是你。”
_
我总是羞于说出那些“我爱你”或者是“一辈子”等字眼,做出承诺总是心慌的。
而黄老师总会肆意表达他的爱意,他用着那种博爱的情怀怜爱着世界上的物什。
这让我感到自己有些滑稽可笑。
可是情感却总是锐不可当地涌来。
我笑了一下,说黄老师我就在你的梦里啊。
_

如果您喜欢的话,请留下评论吧,谢谢x

评论 ( 14 )
热度 ( 59 )

© 顾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