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浮

爬墙飞快,有缘相见。

北平日记/双黄

重发2018.4

那天我打开了眼前的快递包装。
那是朋友从北京寄给我的。
说是她怀念许久的儿时记忆,总算在胡同里的拐角的手工小店发现。
拆开箱子里它就静静横躺着,这包装我很喜欢,底色淡黄色,正中央一只翠鸟停在带有花苞的树枝上,画面风格像是用水彩上色的,意境很美。
牛轧糖我还是小时候吃过一次,那种很甜,孩童时期自然是爱吃甜食,馋嘴吃上好几颗,久而久之,那甜味腻了也就不吃了。
甜里面带着一点咸,可能这样就可以吃不腻。于是便一口气吃了好几颗,等糖纸在桌子上堆成一座小山丘时,这才恋恋不舍收起这个纸盒。
后来我想问问这个朋友能不能在网上买到这种牛轧糖。
她说因为是手工做所以只有店里可以买,网上还没有的卖。
所以我只得拜托这位朋友继续帮我带。
好不容易放了十一假期,朋友叫我去北京看她,我答应了。
我坐上动车的时候,一路北上,人很多,左边的人和我谈论起冰棍包在棉被里的问题。
我最后一本正经地重复了一遍我爸小时候告诉我的话。当然,最后他还是懵懵懂懂,我觉得尽早结束这个话题比较好。
“我叫罗志祥,叫我小猪就好。”
小猪来自台北高山族,我打趣说道怎么你们族人都那么黑吗?
“我还是我们族里最白的。”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正经,而我却笑出了声。
当我到站已经是下午了,他把电话号码留给我,说以后可以多联系。
我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我已经到了,于是她给我了个地址,让我自己过去。
她爸妈看到我明显很开心,说好几年不见怎么越来越精神了。
“你们家这四合院不错。”我看了看四周。
“要不是我极力挽留,估计我们就在哪个公寓里了,哪来这么好情调啊。”
第二天她就拉着我去看升旗,去雍和宫。
去雍和宫之前,我把钱包里所有的硬币装在口袋里,这是我从我奶奶那儿知道的。我随着钟声三叩九拜,末了,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硬币,作为香火钱。
我把剩下的硬币重新装到钱包里,突然看到旁边有个眼角泪痣的男人。
我多看了几眼,想着朋友还在外面等我,然后就决定出去了。
她告诉我这儿许愿很灵,心中所想一定会实现的。
“哎哎哎我看见黄渤哥了。”朋友突然很激动,“渤哥!”
有着泪痣的男人转过头看着我俩,“怎么会在这儿?”
“我带朋友。”她指了指我,“这就是那个特别喜欢你们家牛轧糖的!”
“哦原来就是你在照顾我们家生意啊。”他笑笑看看我,伸出手,“我叫黄渤。”
“我叫张艺兴。”
“要不去我家坐坐?”他掏出手机,大概是和家里人说有客人来吧。
“好啊好啊。”朋友很高兴的答应了,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我忘了我还要去给别人当家教来着,不然我下个月演唱会就泡汤了我,那那那我先走了啊。”
“下次请你吃炸酱面啊。”他向我朋友挥挥手,“走吧。”
我的手还没放下就呆呆愣在那里。
确实,真的是在胡同深处,能找到这么一家店也挺幸运的吧。
一路上黄渤哥给我讲起他的故事,他说他不是北京人是从青岛来的。那年本想着跟着父亲做个渔民,他也爱水,他说他水性很好,要不下次给你捞个鲍鱼?
我点头答应了。
等我到的时候,黄渤哥跟我说他有一好朋友叫黄磊。
你们是亲兄弟?
他摆摆手说只是同姓而已。
啊原来是这样,我感慨着缘分的神奇。
院子里的男人坐在竹编的椅子上晃晃悠悠地看报纸。
那天被称为黄老师的小厨给我做了碗牛肉拌饭,我吃了连连赞叹手艺不错。
“黄老师我能跟您学做菜吗,还有学做牛轧糖?”
小厨明显是愣了愣,而黄渤哥却在一旁笑个不停。
“敢情这小子在拜师啊?”
“人家吃你牛轧糖长大的。”
我记得那个时候是下午四点,阳光还是很明媚,院子里的老榆树还在桌子边上直立立地挺着。
然后小厨同意教我做牛轧糖,帮着卖了好多盒。道别之后我就摸着口袋里的糖,撕开糖纸,丢进嘴里。
顿时奶香四溢,我突然想起那个盒子上的一段小故事。
小时候和朋友玩到天昏暗,就跑到陈大伯的铺子里,喝着茶吃着馅饼,然后听着大人们出海的各种惊险故事。
后来他即使在海上遇到风暴,糖的香味也能抚平自己。
后来他决定和朋友合伙做一些零嘴,这也就是北平日记的来缘。
这几天我常常跑到店里去帮忙,师傅也教我制作小点心.从风干的技巧到油温的把握这些细节入手。
师傅也常夸我学东西快。
等十一假期过了之后,我又回到家,师傅招呼我过年来吃饭,我笑眯眯地同意了。
寒假来临的时候我陪着爸妈吃了年夜饭看了春晚听着外面烟花的声音,这才突然想起小猪给我的手机号,然后加了微信,互相发新年祝福。
大年初一我就坐着动车去看朋友,朋友的父母拉着我去她们家吃饭,还祝福我能找到个好工作。
过年师傅家的生意就更好了,吃饭的时候师傅跟我介绍他的好朋友。
我就恭恭敬敬地叫了声红雷哥。
“黄磊你什么时候有的儿子?”
大眼对小眼
黄渤哥上去就是一顿削。
“我是黄老师的学徒!”
那天我们就围着烤炉吃着串儿喝着啤酒。
师傅后来还开了网店,生意又是火爆的不行。
那天我们四个人都喝的醉醺醺,红雷哥自个儿晃晃悠悠就往客房一躺就没动静了。我说着我定了酒店,走回去的路上才想起外套没拿,回去拿的时候看到师傅和黄渤哥在老榆树下亲吻起来,听着别人家里的热闹声音,我突然发现缘分比我想象还要美妙。
不过过了没几天父母就叫我回去到各个亲戚家拜年。
那天我哼着歌嚼着糖靠着车窗旁边看夜景,耳机里传来的音乐也不自觉让人心情愉悦。
元宵节那天我帮着父母在家里包着饺子,我发完母亲包饺子的照片的时候,突然看见朋友圈里小猪哥发了一张照片,我点开照片里是四个人。
小猪哥,红雷哥,小渤哥和师傅。
后面的花灯也在摇摇晃晃。
我笑了笑,把手机放下,听到母亲的招呼声,我过去扒着饺子吃的时候,给小猪哥点了个赞。
陪着父母看电视的时候,我嚼着糖,顺带刷着师傅网店下的评论。
在网店简介里我看到这样一句话:
日出的希望、海风的轻柔、月夜的憧憬,将这些好景与手作的诚意、食物的天然况味分享给每一个与之相遇的人。

评论 ( 27 )
热度 ( 28 )

© 顾浮 | Powered by LOFTER